? 我的1979171、悄然改变,我的1979171、悄然改变_都市言情_读趣阁 亚博体育ios版,亚博体育 不合法,yabo亚博体育投注
读趣阁 > 我的1979 > 171、悄然改变
他给高思琪的那万把块钱,还是他老舅塞给他的零用,他当时只是冲动,现在想想,还有点小后悔呢!
  
  两个人的房间挨在一起,李览先把她的行李放进去,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打开空调,烧一壶烧水,等水开后,用自带的茶叶和水杯泡了茶,然后钻浴室里冲了个凉水澡。
  
  从浴室出来,穿上衣服,门被敲响了,高思琪笑盈盈的走进来,头发湿漉漉的,衣服已经换了一套。
  
  雪白的连衣裙没有过多花哨的纹饰花样,套在她身上,却是有种春天的气息,清新自然,浑然天成……
  
  高思琪看着桌面上泡好的茶水,笑着问,“你出门装备挺齐全啊?”
  
  “坐吧,你今天也累坏了。”李览指了指旁边的一把椅子,端起茶杯,吹拂了茶叶,道,“喜欢喝茶的人,怎么样都不会嫌弃麻烦的,想喝茶的时候找不到茶叶和茶杯是最着恼的。
  
  你喝吗?”
  
  “我自己来吧。”高思琪用酒店的陶瓷杯给自己泡了一杯茶,抱着茶杯,望着玻璃窗外,车马路上车流不息,环形的人行天桥上人来人往,“我以前只是在电视上看过这么高的楼,这么繁华的地方。我昨天自己溜达,一条路上接连出现了三辆超跑。
  
  有一个停下来,还问我路呢,那几条路我都是反复走的,自然知道,就跟他说了了,他假装不知道,还要我上车陪他去,还要请我吃饭。”
  
  “那你后悔了?”李览轻描淡写的道,“不过呢,浦江这种地方,这种人多的是,你不用愁。”
  
  超跑这种玩意,白送给他开,他都不愿意开。
  
  有一次他没事开着他小姑的车跑了一趟市区,结果就是随便一超车,不管什么车都要跟他较劲,哪怕是正常行驶,人家也要想尽办法超他,弄得一脸懵逼。
  
  能不能让他好好开车了?
  
  至此以后,他随了他老子,能有多低调就多低调,奥拓塞个16缸,不是不可以。
  
  高思琪促狭的道,“你吃醋了?”
  
  李览摇摇头,“我能吃什么醋?如果真的有人赏识你,我只会替你高兴,真的。”
  
  他只是不讨厌她,又不懂得拒绝。
  
  仅此而已。
  
  高思琪转过身,低声问,“你这么绝情吗?”
  
  李览道,“没你说的那么夸张,你饿吗?你去休息一会,我们就去吃点东西。”
  
  高思琪慢慢的抿茶,放下杯子,摔在床上,四仰八叉的仰躺着道,“我就在这等着开饭了,还能陪你聊聊天。”
  
  李览拿出手机,查看了一会地图,笑着道,“你到底饿不饿?饿的话,咱们等会就走,我看了看地图,旁边有几家特色店,还有一家韩国餐厅,去不去?”
  
  高思琪道,“不吃韩国菜,没什么意思。本帮菜也不吃,昨天吃过一家小馆子,甜的。”
  
  李览把她的茶杯倒满,又给自己续了一杯茶,抱着茶杯坐在椅子上,一边喝茶一边和她聊天,不知不觉中,时间靠近五点。
  
  “走了,要回房拿什么东西吗?不拿的话,我们就直接走。”
  
  “走吧。”高思琪大着胆子挽起来他的胳膊,见他没拒绝,就拉扯的更紧了。
  
  明晃晃的太阳终于没了,剩下的是一片片若即若离,红透半边天的夕阳。
  
  站在门口,两个人很一致的一起往右转。
  
  路过好几家饭馆子,高思琪都要停下,李览却未停步,她只能跟着继续走。
  
  金色的阳光下,尘埃慵懒地在飘舞,漂亮极了。
  
  但是,他已经打定主意,不会在此居住。
  
  再漂亮,也是尘埃,呼入鼻腔也是害。
  
  本质上,他和他老子是一类人,现实主义者。
  
  最终在一家看似不错的馆子门前停了下来。
  
  “我们大老远的来浦江吃东北菜?”高思琪哭笑不得。
  
  李览正色道,“猪肉粉条,我永远吃不够。”
  
  他有点怀念姥姥了,姥姥的猪肉粉条炖的是一绝,他老娘的厨艺不差,他老舅又是正儿八经的大厨,可是永远做不出姥姥的味道。
  
  高思琪抿嘴笑了笑,快速的拉着他进了店里,拿起菜单,点的第一道菜就是猪肉粉条。
  
  李览对服务员道,“加点茶树菇,味道更好。”
  
  服务员在那犹豫,他们的菜式是固定的,大厨说了算。
  
  李览道,“我加钱,谢谢。”
  
  服务员这才笑着点点头。
  
  高思琪又加了两个菜,要了两瓶酒,点完后望向李览,见他没有意见,就把菜单交给了服务员。
  
  高思琪道,“你为什么这么严肃呢?”
  
  李览道,“我自认为很幽默。”
  
  只是没人懂他的冷幽默。
  
  高思琪耸耸肩,不以为然。
  
  两个人吃好饭,还是像刚才一样挽着手走路,俨然已经像一对情侣了。
  
  李览问,“要买什么东西吗?”
  
  正对面是一家商场,一楼是金银首饰和化妆品。
  
  高思琪摇摇头道,“谢谢,不用了,要不你请我看电影吧?”
  
  他指了指头上的LED牌,是一家影院。
  
  李览没有拒绝,两人进入商场,从电梯上了六楼。
  
 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大海报,高思琪高兴地道,“《地心历险记》出第二部了,运气真是好。”
  
  抛下李览,径直跑向柜台。
  
  买完票后,朝着李览晃晃,“还有十分钟就开映了。”
  
  旁边有爆米花,李览给她买了一盒,在门口等了几分钟,检票入场。
  
  电影院人很少,只有后排稀稀拉拉的坐了二十来个人。
  
  俩个人沿着过道坐下,她把脑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,能明显感到他的肩膀一紧,偷偷的笑了。
  
  这个姿势一直保持到电影放映结束。
  
  九点钟从电影院出来,李览感觉肩膀发麻。
  
  华灯初上。
  
  夜幕下,依然是人头攒动,车流不断。
  
  “还要去哪里吗?”他自己都没有发觉,他的声音没有那么硬气了。
  
  高思琪昂着头道,“本小姐累了,要打道回府了!”
  
  回到酒店,李览先把她送进她的房间,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  
  这一天大概很累了,躺在床上,一夜未曾醒,一觉到天亮。